一网搜 登录| 注册
政务服务 中国政府网 省政府网 English Русский 한국어 日本語 站群导航
关闭

行政区划

开发区

部门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长春 >  历史

近代日本对东北矿产的掠夺

张芳芳

时间:2021-09-14 10:53 来源:
【字体: 打印

  历史上的东北地区幅员辽阔,人口稀少,物产丰富,是满清的发祥地。清政府颁布“禁止采伐森林、禁止开掘矿山、禁止狩猎捕鱼、禁止耕农牧畜”的“四禁”措施,长期对东北进行封禁保护。近代以来,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矿产资源的重要性日渐凸显,各国对于煤、铁等工业原料的需求日益增加。于是,资源丰富的东北地区遭到了帝国主义国家的觊觎,其中尤以日本为甚。东北地区矿产种类丰富、优质多产,而日本国内矿产资源贫乏,每年需要大量从其他国家进口,才能维持其工业发展。从日俄战争获胜起,尤其是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后,日本对东北的矿产资源进行了大规模的掠夺,对生态环境等方面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日俄战争后开始侵占东北矿权

  近代以来,日本对东北矿产资源觊觎已久。甲午战争后,日本意图攫取朝鲜、南满,以打通中原之路,于是开始了“满洲实业”的经营。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获得军事上的胜利,次年与俄国订立《朴茨茅斯条约》。该条约规定,俄国将长春(宽城子)至旅顺的中东铁路和支路,以及附属的一切权利财产让与日本,其中包括“属于该铁道或为其利益而经营之一切煤矿”。该条约的签订,标志着俄国独霸东北局面的结束和日本侵占东北矿权的开始。

  同年12月,日本与清政府通过谈判签订了所谓《满洲善后协约》,第一款即表明清政府承认《朴茨茅斯条约》中俄国让与日本的各项权利,包括中东铁路长春至旅顺段(日本将其改称“南满铁路”)的煤矿开采权。此外,日本人还采取中日合办经营等方式,染指铁矿等其他矿产资源,甚至强行抢夺条约规定外的煤矿,对本溪、抚顺、鞍山等地矿产展开掠夺。

  1907年4月,南满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开业。其性质并非单纯的铁路经营机构,而是日本政府借以对东北实行经济控制、矿产掠夺和政治浸透的殖民机构。“满铁”在东北地区长期的侵略活动,为日军入侵东北、建立伪满洲国打下基础。

  1905年,日本在日俄战争奉天之战获胜后,即强占了并不属于俄国中东铁路附属产业的抚顺煤矿,大肆开采煤炭,清朝地方政府多次交涉无果。1909年,在日本的武力威逼下,清政府被迫与其签订协约,在包括抚顺煤矿在内的“五案”问题上妥协,不仅抚顺、烟台两处矿权被日本攫取,而且南满铁路两侧“30里以内”的矿产也落入敌手。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趁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无暇东顾之机加速扩张,于1915年强迫袁世凯政府签订“二十一条”,抢夺“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各矿开采权”。在此后的十几年间,日本变本加厉地侵吞东北矿产。

  九一八事变后展开全面掠夺

  1931年,日本发动了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次年3月,由其扶植的傀儡政权——伪满洲国成立。由此,我国东北丰富的矿产资源彻底落入日本人手中。

  为了全面掠夺东北矿产资源,牢牢控制东北全境矿业开采,日本侵略者首先组织调查团,对东北各地矿产进行彻底调查;其次是实行所谓的“矿业统制政策”,将伪满各省矿务收归“国近代日本对东北矿产的掠夺

  □ 张芳芳

  历史上的东北地区幅员辽阔,人口稀少,物产丰富,是满清的发祥地。清政府颁布“禁止采伐森林、禁止开掘矿山、禁止狩猎捕鱼、禁止耕农牧畜”的“四禁”措施,长期对东北进行封禁保护。近代以来,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矿产资源的重要性日渐凸显,各国对于煤、铁等工业原料的需求日益增加。于是,资源丰富的东北地区遭到了帝国主义国家的觊觎,其中尤以日本为甚。东北地区矿产种类丰富、优质多产,而日本国内矿产资源贫乏,每年需要大量从其他国家进口,才能维持其工业发展。从日俄战争获胜起,尤其是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后,日本对东北的矿产资源进行了大规模的掠夺,对生态环境等方面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日俄战争后开始侵占东北矿权

  近代以来,日本对东北矿产资源觊觎已久。甲午战争后,日本意图攫取朝鲜、南满,以打通中原之路,于是开始了“满洲实业”的经营。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获得军事上的胜利,次年与俄国订立《朴茨茅斯条约》。该条约规定,俄国将长春(宽城子)至旅顺的中东铁路和支路,以及附属的一切权利财产让与日本,其中包括“属于该铁道或为其利益而经营之一切煤矿”。该条约的签订,标志着俄国独霸东北局面的结束和日本侵占东北矿权的开始。

  同年12月,日本与清政府通过谈判签订了所谓《满洲善后协约》,第一款即表明清政府承认《朴茨茅斯条约》中俄国让与日本的各项权利,包括中东铁路长春至旅顺段(日本将其改称“南满铁路”)的煤矿开采权。此外,日本人还采取中日合办经营等方式,染指铁矿等其他矿产资源,甚至强行抢夺条约规定外的煤矿,对本溪、抚顺、鞍山等地矿产展开掠夺。

  1907年4月,南满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开业。其性质并非单纯的铁路经营机构,而是日本政府借以对东北实行经济控制、矿产掠夺和政治浸透的殖民机构。“满铁”在东北地区长期的侵略活动,为日军入侵东北、建立伪满洲国打下基础。

  1905年,日本在日俄战争奉天之战获胜后,即强占了并不属于俄国中东铁路附属产业的抚顺煤矿,大肆开采煤炭,清朝地方政府多次交涉无果。1909年,在日本的武力威逼下,清政府被迫与其签订协约,在包括抚顺煤矿在内的“五案”问题上妥协,不仅抚顺、烟台两处矿权被日本攫取,而且南满铁路两侧“30里以内”的矿产也落入敌手。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趁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无暇东顾之机加速扩张,于1915年强迫袁世凯政府签订“二十一条”,抢夺“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各矿开采权”。在此后的十几年间,日本变本加厉地侵吞东北矿产。

  九一八事变后展开全面掠夺

  1931年,日本发动了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次年3月,由其扶植的傀儡政权——伪满洲国成立。由此,我国东北丰富的矿产资源彻底落入日本人手中。

  为了全面掠夺东北矿产资源,牢牢控制东北全境矿业开采,日本侵略者首先组织调查团,对东北各地矿产进行彻底调查;其次是实行所谓的“矿业统制政策”,将伪满各省矿务收归“国家”管理,裁撤各省实业厅的矿务科,在奉天(沈阳)、“新京”(长春)、龙江、承德四地设立矿业监督公署,加强对矿产资源的直接控制。与此同时,日伪政权还组织成立大规模的煤、铁、石油公司,以垄断东北矿业的产销。例如,为实现东北煤炭资源一元化统制,于1934年成立“满洲炭矿株式会社”,经营煤炭的采掘、炭矿业的投资等。同年,为统制开发东北石油,以供军事所需,特设“满洲石油株式会社”,用以经营石油的采掘、精制及买卖。此外,还成立了“满洲采金株式会社”,采金区域为吉林、黑龙江两地。

  1935年8月,伪满政府公布《矿业法》,要求创办伪满洲国矿业开发股份公司,此后伪满洲国国防、经济领域最重要的矿业,将在“国家”统制下开发,并允许日本企业家自由开采。1937年,日伪政权制订并实施了第一个“产业开发五年计划”,开发煤、铁、液体燃料等基础的重要产业,要求各“特殊会社”制订增产计划,预计从1937年开始,到1941年完成产业目标:钢铁100万吨,铣铁(即铸铁)及砂铣铁150万吨,煤2400万吨,液体燃料达到自给程度,数量不定。1941年,为支持太平洋战争,伪满洲国制订了第二个“产业开发五年计划”。但是,由于中国人民抗日热情高涨,矿业开发多受阻挠。

  各类矿产被掠夺情况

  东北各地煤、铁、石油等发展工业必需的矿产蕴藏量十分丰富,久已为日本人所垂涎。九一八事变以前,日本虽然已在这里进行了大量的开采,但还没有展开大规模的公开掠夺和全面榨取。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开始以军事力量为依托,以伪满傀儡政府为工具,在东北强占了许多矿区,同时在鞍山、本溪、沈阳、抚顺等地,对煤、铁、金、石油以及其他矿物资源进行了大规模掠夺。

  对近代工业来说,煤为一切之源。当时,东北的煤资源不仅居各类矿产首位,而且在全国煤产量中名列前茅。在日本人侵占的矿产之中,煤矿产业最多且最为发达。九一八事变以前,日本的“满铁”和大仓集团已控制了我国的抚顺煤矿、本溪湖煤矿、烟台煤矿等80余处煤矿。当时,抚顺煤矿的产量在东北境内首屈一指,其矿脉自西向东蔓延17公

  里,自南向北4公里。日俄战争后,日本人强行夺取抚顺煤矿后,生产量不断增加。1907年,年产量约为232千吨,平均每日出煤638吨。到了1929年,年产量激增,达到6785千吨,1933年则增加到7107千吨。伪满时期,日本侵略者从东北掠夺了大量的煤炭资源。据资料统计,1932年东北地区煤产量为9392千吨,而到了1943年,煤产量竟达到25685千吨。

  铁是东北第二大重要矿产。多年来军事工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导致日本对铁矿的需求量日益加大,所以不惜成本地提高东北的铁矿产量。东北的铁矿业在九一八事变以前就被日本人所掌控,当时最大的鞍山制铁所就是“满铁”所办。他们试图以鞍山为中心,建设一座庞大的生产铣铁的工厂。1918年,该制铁所铁矿产量为88364吨,铣铁为31620吨。1928年,该制铁所的铁矿产量已增加到604267吨,铣铁产量达到224460吨。短短10年后,两项产量均达到之前的7倍左右,折射出了日本军国主义日益膨胀的侵略野心。东北沦陷后,日本为发展军工产业、加速军事扩张,需要掌握更多的铁,故而加快了对东北铁矿的攫取速度。1933年,在鞍山制铁所的基础上,关东军与“满铁”成立昭和制钢所,统辖铁资源。据资料统计,从九一八事变至日本投降时,辽宁鞍山及弓长岭矿区铁产量达到53655千吨,庙儿满及歪头山矿区铁产量为11984千吨,东边道开发公司产量为4900千吨,协和铁山公司产量为500千吨。

  石油在近代工业、交通、国防等领域的重要价值世人皆知。日本石油资源贫乏,需求量却极大。他们当时虽然没有在东北探测到石油储藏,却发现石油的替代能源油母页岩遍布东北各地,而抚顺则是油母页岩的中心。1905年,日本攫取了抚顺煤矿后,便开始研究如何利用抚顺的油母页岩提炼石油,最后决定进行开发。抚顺有巨大的油母页岩层,其上层含有10%~12%的煤油,厚度为170米到320米,日本人用标准干馏法提炼粗油。据调查,1931年,东北地区页岩油矿产量60千吨,其后逐年扩充设备,产油量也随之增加。1935年,东北地区页岩油矿产量增至150千吨。1939年,产量迅速增长到400千吨。

  日本侵略者在东北大规模发展军需工业,除了对煤、铁、石油进行大肆掠夺以外,还紧锣密鼓地对金、银、铝、镁等其他矿产资源进行侵占。就金矿来说,1934年东北金产量为0.6吨,1935年增至1.8吨,1936年金产量已达到3.9吨。

  这种野蛮的开发和掠夺,不仅给东北自然资源带来了无法弥补的损失,而且给东北人民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伴随着新兴产业的出现,东北出现了大批产业劳动者,据1939年“伪满经济年鉴”统计,共有3915074人,但是中国工人所得的工资比日本工人低4倍。而从事采矿工作的中国工人更是遭到了日本侵略者的残酷剥削压榨,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大量矿工失去生命。

  日本掠夺东北矿产的主要途径

  近代以来,日本对我国东北矿产资源进行了长期的搜刮与掠夺,将东北变成其对外扩张的原料产地。总的来说,其掠夺途径主要有三种:首先是与中方合资开办矿业公司。日俄战争以后,日本利用南满铁路不断进行侵略扩张,假借“中日合办”之名开采矿产,实则独占采矿权。其次是与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日本通过武力威胁等手段,强迫中国政府签订“满洲善后协约”“二十一条”等不平等条约,被迫承认其在东北的采矿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手段,是通过战争直接抢夺和占据东北矿产。1905年,日本在战争中打败俄国,夺取其中东铁路南支线沿线的矿业权。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东北,将丰富的矿产资源据为己有,给东北人民乃至整个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和伤害。1945年,随着抗日战争取得胜利,东北丰富的矿产资源结束了被掠夺的历史。

  参考文献:

  1.《暴日独占下之东北矿业(附表)》(《新亚细亚》1935年第9卷第3期)

  2.《“满洲”农林矿业之现状》(《中外金融周报》1941年第4卷第21期)

  3.《矿业:“九一八”后日人掠夺我国矿产资源分区分类及价值统计表》(《中国经济年鉴》1947年4月) 家”管理,裁撤各省实业厅的矿务科,在奉天(沈阳)、“新京”(长春)、龙江、承德四地设立矿业监督公署,加强对矿产资源的直接控制。与此同时,日伪政权还组织成立大规模的煤、铁、石油公司,以垄断东北矿业的产销。例如,为实现东北煤炭资源一元化统制,于1934年成立“满洲炭矿株式会社”,经营煤炭的采掘、炭矿业的投资等。同年,为统制开发东北石油,以供军事所需,特设“满洲石油株式会社”,用以经营石油的采掘、精制及买卖。此外,还成立了“满洲采金株式会社”,采金区域为吉林、黑龙江两地。

  1935年8月,伪满政府公布《矿业法》,要求创办伪满洲国矿业开发股份公司,此后伪满洲国国防、经济领域最重要的矿业,将在“国家”统制下开发,并允许日本企业家自由开采。1937年,日伪政权制订并实施了第一个“产业开发五年计划”,开发煤、铁、液体燃料等基础的重要产业,要求各“特殊会社”制订增产计划,预计从1937年开始,到1941年完成产业目标:钢铁100万吨,铣铁(即铸铁)及砂铣铁150万吨,煤2400万吨,液体燃料达到自给程度,数量不定。1941年,为支持太平洋战争,伪满洲国制订了第二个“产业开发五年计划”。但是,由于中国人民抗日热情高涨,矿业开发多受阻挠。

  各类矿产被掠夺情况

  东北各地煤、铁、石油等发展工业必需的矿产蕴藏量十分丰富,久已为日本人所垂涎。九一八事变以前,日本虽然已在这里进行了大量的开采,但还没有展开大规模的公开掠夺和全面榨取。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开始以军事力量为依托,以伪满傀儡政府为工具,在东北强占了许多矿区,同时在鞍山、本溪、沈阳、抚顺等地,对煤、铁、金、石油以及其他矿物资源进行了大规模掠夺。

  对近代工业来说,煤为一切之源。当时,东北的煤资源不仅居各类矿产首位,而且在全国煤产量中名列前茅。在日本人侵占的矿产之中,煤矿产业最多且最为发达。九一八事变以前,日本的“满铁”和大仓集团已控制了我国的抚顺煤矿、本溪湖煤矿、烟台煤矿等80余处煤矿。当时,抚顺煤矿的产量在东北境内首屈一指,其矿脉自西向东蔓延17公

  里,自南向北4公里。日俄战争后,日本人强行夺取抚顺煤矿后,生产量不断增加。1907年,年产量约为232千吨,平均每日出煤638吨。到了1929年,年产量激增,达到6785千吨,1933年则增加到7107千吨。伪满时期,日本侵略者从东北掠夺了大量的煤炭资源。据资料统计,1932年东北地区煤产量为9392千吨,而到了1943年,煤产量竟达到25685千吨。

  铁是东北第二大重要矿产。多年来军事工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导致日本对铁矿的需求量日益加大,所以不惜成本地提高东北的铁矿产量。东北的铁矿业在九一八事变以前就被日本人所掌控,当时最大的鞍山制铁所就是“满铁”所办。他们试图以鞍山为中心,建设一座庞大的生产铣铁的工厂。1918年,该制铁所铁矿产量为88364吨,铣铁为31620吨。1928年,该制铁所的铁矿产量已增加到604267吨,铣铁产量达到224460吨。短短10年后,两项产量均达到之前的7倍左右,折射出了日本军国主义日益膨胀的侵略野心。东北沦陷后,日本为发展军工产业、加速军事扩张,需要掌握更多的铁,故而加快了对东北铁矿的攫取速度。1933年,在鞍山制铁所的基础上,关东军与“满铁”成立昭和制钢所,统辖铁资源。据资料统计,从九一八事变至日本投降时,辽宁鞍山及弓长岭矿区铁产量达到53655千吨,庙儿满及歪头山矿区铁产量为11984千吨,东边道开发公司产量为4900千吨,协和铁山公司产量为500千吨。

  石油在近代工业、交通、国防等领域的重要价值世人皆知。日本石油资源贫乏,需求量却极大。他们当时虽然没有在东北探测到石油储藏,却发现石油的替代能源油母页岩遍布东北各地,而抚顺则是油母页岩的中心。1905年,日本攫取了抚顺煤矿后,便开始研究如何利用抚顺的油母页岩提炼石油,最后决定进行开发。抚顺有巨大的油母页岩层,其上层含有10%~12%的煤油,厚度为170米到320米,日本人用标准干馏法提炼粗油。据调查,1931年,东北地区页岩油矿产量60千吨,其后逐年扩充设备,产油量也随之增加。1935年,东北地区页岩油矿产量增至150千吨。1939年,产量迅速增长到400千吨。

  日本侵略者在东北大规模发展军需工业,除了对煤、铁、石油进行大肆掠夺以外,还紧锣密鼓地对金、银、铝、镁等其他矿产资源进行侵占。就金矿来说,1934年东北金产量为0.6吨,1935年增至1.8吨,1936年金产量已达到3.9吨。

  这种野蛮的开发和掠夺,不仅给东北自然资源带来了无法弥补的损失,而且给东北人民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伴随着新兴产业的出现,东北出现了大批产业劳动者,据1939年“伪满经济年鉴”统计,共有3915074人,但是中国工人所得的工资比日本工人低4倍。而从事采矿工作的中国工人更是遭到了日本侵略者的残酷剥削压榨,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大量矿工失去生命。

  日本掠夺东北矿产的主要途径

  近代以来,日本对我国东北矿产资源进行了长期的搜刮与掠夺,将东北变成其对外扩张的原料产地。总的来说,其掠夺途径主要有三种:首先是与中方合资开办矿业公司。日俄战争以后,日本利用南满铁路不断进行侵略扩张,假借“中日合办”之名开采矿产,实则独占采矿权。其次是与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日本通过武力威胁等手段,强迫中国政府签订“满洲善后协约”“二十一条”等不平等条约,被迫承认其在东北的采矿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手段,是通过战争直接抢夺和占据东北矿产。1905年,日本在战争中打败俄国,夺取其中东铁路南支线沿线的矿业权。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东北,将丰富的矿产资源据为己有,给东北人民乃至整个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和伤害。1945年,随着抗日战争取得胜利,东北丰富的矿产资源结束了被掠夺的历史。

  参考文献:

  1.《暴日独占下之东北矿业(附表)》(《新亚细亚》1935年第9卷第3期)

  2.《“满洲”农林矿业之现状》(《中外金融周报》1941年第4卷第21期)

  3.《矿业:“九一八”后日人掠夺我国矿产资源分区分类及价值统计表》(《中国经济年鉴》1947年4月) 

编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