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网搜 登录| 注册
政务服务 中国政府网 省政府网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站群导航
关闭

行政区划

开发区

部门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长春 >  历史

东北教育的近代化历程

时间:2021-02-18 08:28 来源:
【字体: 打印

  清末新政开始后,文化相对落后的东北新学蔚起,开启了教育近代化的历程。这一历程是在引进、走出、对抗与交流中完成的。特别是在东北新建设运动推行之后,教育骎骎日上,在短时间内由原来的后进地区迅速跃居全国教育发展前列。
  
  清末教育新政,中国人“假道于日”,学习西方。从1901年到1910年的10年间,新式教育迅速发展,我国近代教育进入系统化和制度化时期,这些“几完全和日本有牵连,或者说是借助于日本的,或者说是日本型的教育”。到了民国时期,中国引进欧美教育模式,来构建自己的近代教育体制。
  教育行政管理方面,清廷仿照日本成规,施行教育行政之法。东三省均遵照“上谕”在省城设立学务处(后改为提学使司),府州县设立劝学所。据统计,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奉天成立劝学所40处;宣统三年(1911年),吉林省有劝学所17处,黑龙江省有18处。清廷参酌日本文部省官制,在各地设视学官,还成立了教育学会、私塾改良所等辅助教育机关,形成了自上而下的教育管理机构。
  学校管理方面,清末东北一些学堂仿照日本谈话会形式,召开学生家长会,取名“乐贤会”。到了民国时期,则出现了多种欧美式的管理方式。如在肇州县,开教育会“讨论各校教育法令及课程编成”;开讲演会“俾社会知学校利益”;开乐贤会“集学生之父兄听求管理”;开展览会“集男女各校学生全年功课,俾众观览”;开运动会“以基体育之础”。
  学校体制方面,从1902年起,清政府仿行日本学制,制订和颁布“壬寅—癸卯学制”,为中国近现代学校体制的形成奠定了基础。1912年后,教育部仍参照日本学制,修订了“壬子—癸丑学制”。1921年,民国教育部提倡美国的“六三三”式学制和中学分科制。后来,由于东北大学预科的设备和教授都比高中优良,且升大学较有保障,因此,初中毕业生皆舍高中而入大学预科,结果造成省市各高中招生严重不足。1928年8月,奉天教育会长李象庚建议省公署改“六三三”制为“六四二”制,节省了教育资源。
  课程内容方面,1909年,学部审定的中学教科书共有57种,其中出自日本人之手的就达27种之多,还有8种则是在日本原有教科书的基础上编纂而成的。当时学部要求各省教学用书必须向上海商务印书馆订购,在该馆发给吉林省提学司征订的图书目录中,有《汉译日本警察法述义》《日本法制要旨》《比较国法学》《国法学》等汉译日本教科书。当时的课程安排,既有传统的修身、读经讲经,又有代表西方先进文化的格致(包括植物学、声学、力学、化学等)、体操、图画等内容。中西杂陈,中学为体,即“当时课程的特色为修身、读经两科的设置”,“这根据于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教育思想及后来颁布的忠君、尊孔的教育宗旨”。然而,这正是基于“当时统治阶级对于西洋文化的勉强接受与恐惧心理”,体现了当时“无论何等学堂,均以忠孝为本,以中国经史之学为基,俾学生心术壹归于纯正,而后以西学瀹其智识,练其艺能,务期他日成材,各适实用”的“中体西用”的教育原则。以长春府两等小学堂教学为例:每年读经讲经12学时,修身2学时,占每年总学时(30学时)的46.7%。到了民国时期,明令废止经学,各学校也翻译和引介了西方大量书籍作为教材等。中西兼备、文理并重的教学内容,体现了当时国民教育、实利主义教育、公民道德教育、世界观教育和美育等“五育”和谐发展的教育方针。例如,1922年奉天即改订教育宗旨,“注重道德教育、实利教育,而以美感教育陶成之”。与此同时,一些人认为,“近年以来新学迭兴,耳食者流一味盲从,几乎弃其旧而新是谋,并祖国立国立教之大本亦抛弃之、摔裂之,而不加顾惜”。为了防止全盘“西化”,东北教育“一面提倡科学,一面又注重国学”。1920年3月,鉴于新式学校中“国学”渐衰,东北设立了“存古学堂”。教材中还加强了地方化、乡土化内容,不忘爱乡、爱国宣传教育。以黑龙江省新式学堂中普遍使用的《黑龙江乡土志》一书内容为例,第一课“位置”,即讲述了“地球有五洲”,我国“在亚细亚洲之东”,以及黑龙江所在的经纬度等;第八十课“振兴实业以图自立”则提到,“江省经营实业者,有造纸公司、惠通造酒公司未能获利,惟电灯、电话两局厂颇能获利。呼兰亦仿设电灯公司,文明气象,与日俱进焉”。
  考试形式方面,据《清史稿》卷一百七《选举志》记载,晚清高等学校毕业考试内场试“首场,以中学发题,经、史各一,经用论,史用策;二场,以西学发题,政、艺各一,西政用考,西艺用说”。其奖励章程,“比照奖励出洋游学日本学生例”。大学毕业生优等、中等仍称为“进士”;大学预科及各省高等学毕业优、中等者仍称“举人”;中学毕业按等奖以“贡生”;小学毕业按等奖以“应增附生”等名号。这些措施体现了“中体”。到了民国时期,考试内容还带有“欧美化”色彩。例如,热河省立中学校第五班三学年一学期考试中,即有下列代数试题:
  (1) The report of an explosion traveled 1103 feet per second against the wind and 1175 feet per second with the wind. Find the velocity of the sound in still air and the velocity of the wind.(中文:爆炸声音在逆风中传播为每秒1103英尺,在顺风中传播为每秒1175英尺,求真空环境下爆炸声音的传播速度和风速。)
  (2) Find the lower limit of the values of x,If 5x-4>3x+2.(中文:如果5x-4>3x+2,求x的最小范围)
  ……
  考试内容方面,不仅让学生了解国际形势,还体现了为本国本地服务的思想。以专门学校招考的林学科目考试内容为例:
  林学试题:(一)试言除伐、束伐及伐枝之大意;(二)东省森林素称丰富,其保护及管理法应如何,试述己见,分别论之;(三)中国树种林根之差异状态应判分几带,并举每带所属之省份及所有最著之树种;(四)试将森林直接、间接效用分论之。
  师资方面,清末东北政府聘请了40多名日本教习,在东北各学校任教。他们基本教授中国人所不能胜任的“西学”和“西艺”。民国之后,东北一些学校聘请欧美人士前来任教,如东北大学聘请了俄国人艾勒勘、敖斯福等人任教。
  教育思想与方法方面,新式学校仿学日本,主要采用讲演式注入讲授法,后逐步改进,重启发,重自学,推广“预备—教授—应用”三段教学法。民国初期,东北开始运用德国教育家赫尔巴特学派的五段教学法。1921年—1929年间,美国教育家纷纷来到奉天宣传他们的思想,如孟禄宣传实用主义,1922年的奉天学制改革便是受此思潮直接影响。此外,推士宣传和推行科学实验法,柏克赫斯特宣传和推广“道尔顿制”,克伯屈宣传介绍设计教育法。当时,东北学校出现了自学辅导法、复式、分团、分散制、设计、道尔顿制等教育方法,奉天师范附属一小教师王鸿霖综合以上教法,形成了具有地方特色的“动的教学法”。
  引进外来教育方面,清末中国东北地区“假道于日”,学习西方,科学与经学兼学,无非是中体西用,以达到国家自强与巩固封建统治的目的。而民国后则效仿欧美,学习资产阶级民主教育,以加强奉系军阀的政治统治,促进东北地方发展,实际上是对清末“中体西用”教育宗旨的继承和发展。
  
  近代,“自甲辰以还,鉴列强并峙,知畛域自封终不足以图存也”,出国学习在东北一时形成热潮。1906年,东三省总督赵尔巽首派70人赴日本学习师范及法政,攻治西学。因东北师资不足,人才紧缺,大多是“赴日本学习速成师范以应急需”。此时留学多以官派为主,最初首选日本。后来,才有人赴英、美、俄、比等西方国家留学。当时选派留学生有严格的选考程序,经三试合格者方为人选。其中第三试“详考德性”,主要考察考生爱国和热爱家乡的情感,这样才能学为“中用”。
  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主政东北时期,完善了留学生制度化管理和奖励办法,如制订《奉天省管理留日学生暂行规则》。还规定,“凡能考入奉省指定的专门大学和指定之学科者,都给予奖励金”,并分成甲、乙、丙三等,视等级决定奖学金的数额。所定奖励学科多为发展东北军事、实业、教育所急需人才的科目。截至1930年,辽宁留学国外的学生大约有181人,吉林80人,黑龙江55人。民国时期,受“实业救国”思想的影响,留学教育的重点从最初的语言、师范、法政领域转向工科和技术领域。由于中日民族矛盾逐渐激化,东北留学生由最初以留日为主,转为以留学欧美为主。
  为了学习西方,东北地方政府还经常派人出国考察。清末多派往日本考察,如1905年3月, 奉天省特派熊希龄赴日考察教育,吉林省派李澍恩、李逢春赴日考察政治。欧战以后,“各国研究革新,教育日新月异,凡关于教授、训练、养护之法以及教育行政上之设施,均与欧战前大异其趣”,各省时有特派专员分驻欧美考察。“奉省虽僻处东陲亦何能自安锢蔽,前呈准派视学孙沛苍,前往法国。兹复查有省视学姬振铎……堪以派往美国”。
  留学、考察,“走出去”的目的在于留学生等一旦学成返国,“即当尽其所得,贡献给桑梓”。宣统元年(1909年)前后,“官私费留日师范、警监、法政速成科学生毕业者已一百余人,陆续回奉服务”。以民国时期东北大学办学“精英”为例:副校长刘风竹(籍贯吉林德惠)为美国密歇根大学法律博士,文学院院长周守一(籍贯辽宁盖平)为美国欧力根大学教育硕士、伊利诺大学研究院研究生,理学院院长孙国封(籍贯辽宁昌图)为美国康乃尔大学理学博士,法学院院长臧启芳(籍贯辽宁盖平)为美国加州大学及伊利诺大学研究院研究生,工学院院长高惜冰(籍贯辽宁凤城)为美国麻省纺织工科大学学士、纺织工程师,教育学院院长李树棠(籍贯辽宁沈阳)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硕士、纽约大学教育博士,东北大学工厂厂长杨毓桢(籍贯辽宁盖平)为德国柏林大学机械科学士、瑞士曲里大学工科博士。
  可见,留学归来的本乡人大量服务于本土教育。据统计,东北大学的128名教职员中,留过学的有77人。这些人大量翻译、引介和使用国外著作和教育办学思想。仅东北大学理学院算学系就有法、德、英、日文算学参考书及教科书共1049册,能紧跟世界潮流发展,所以东北大学创造了当时多个全国第一。
  总之,从清末新政到东北新建设运动,东北教育坚持引进来、走出去,学习西方,服务东北,教育变革不断深入,近代化步伐加快。不仅学校数量大增,而且门类齐全。于是,东北教育跃居全国教育发展前列。
  
  五四运动以后,反帝爱国思想深入民心,尤其是1925年,东北各大城市响应全国教育联合会的要求,将“民族主义”融入教育中。东北地方政府针对帝国主义殖民教育的侵略,开展了“收回教育权”运动,“抵制外人实施的同化式教育”,以实现民族教育自决和本土化。
  近代以来,外国人所创办的殖民学校,将中国东北整体教育权割裂开来,欧美传教士兴办的教会学校遍布东北南部,日本人以“关东州”和南满铁路沿线为基地、俄国人以中东铁路沿线为重点,然后辐射到东北各地,创办各类学校,推行其殖民主义奴化教育。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日本人在中国东北创办各类学校484所,有教员2592人、学生68613人。基督教新教创办学校278所,学生总数7509人。
  1924年,中国教育界开展“收回教育权”运动,东北还发起组织了“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作为运动的领导机构。1925年,教育部公布《外人捐资设立学校请求认可办法》,奉天省教育厅随即训令“教会所立学校,非设备、教授恪遵规章,不立宗教科目,亦不含传教性质,经请派查实准予立案者,一律严行取缔,如有不服,即强制解散,以保行政主权,而重国民教育”。
  东北义和团运动以来,尤其在“一战”后欧洲在华势力式微的情况下,东北教会为消弭中国人民的抵抗情绪,换取生存之地,要求教会学校遵循中国政府教育教学计划,包括研读儒家经典,然后加上“圣经”课程。为了使自己的毕业文凭获得东北地方政府的承认,据1916年关东大会决议,各教会学校纷纷到政府部门立案和注册,作为私立学校纳入东北教育体系中。这时的教会学校大多实行免费教育,广泛吸纳女子、非教徒子女入学。同时,教会的行医施药、赈灾济穷等活动,不仅赢得了百姓的好感,还赢得了东北各省官方的支持与合作。英籍传教士司督阁建立奉天医科大学时,东北官员赵尔巽、徐世昌、锡良、张作霖等,均给予大力帮助。面对中国东北地方政府的强势,西方教会势力不断调适、配合。因此,在东北地区,中西方教育权的争夺相对比较温和。
  1927年11月,东省特别行政区内的俄人学校交还教育权,“所有区内华俄各校已完全收归教育局管理,路立教育苏联子弟各校之管理及教授应照中国现行学制及地方法令办理,路立学校经费中俄平均分配”。
  相对而言,九一八事变之前,中日双方在东北地区的教育行政权争夺却日益白热化,这也是和日本侵华程度日益加深相一致的。当时,日本在我国东北广设学校,推行泯灭中国国民性的奴化教育。在这些学校中,读本皆为日文,讲课用日语,提问用日语,中国史地不多讲,甚至不讲;相反,对日本史地却讲授得异常详细。中国纪念日不放假,或放假却不纪念,而日本纪念日则放假。学校环境中所见的都是些“天皇万世一系”“大和魂”“武士道”等日本“特产”,目的是使接受其教育的中国人“都失掉其民族意识,都忘却国家观念,而崇拜日本帝国主义万能”,以达到从精神上征服和役使中华民族的目的。
  1924年4月,奉天收回教育权运动委员会公开向社会呼吁“收回附属地教育权”“取缔学生考入日本所设立之小学、师范、初级中学”。1925年9月,该会提出收回教育权的五项办法,其中包括:中国儿童不得入读日本小学校并禁止日本添设任何大学校;教育厅通令解散教会小学并禁止教会创办小学校;调查外人各地所办之小学校,协同各县知事在外人设教之处添设小学校。
  收回教育权斗争在奉天、“东边道”和“北满”取得较大胜利,收回了大量学校,扩大和发展了民族教育事业。可见,东北收回教育权运动是一场反抗殖民奴化教育的运动,也是一场实施民族教育自决权“回归”、维护“中体”的爱国行动。在这场对抗和交流过程中,加速了东北地区教育近代化和本土化的发展进程。
  (作者王广义为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国近现代史教研室教授)

编 辑: